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城的博客

阅兰室

 
 
 

日志

 
 

[原创]枫过留痕  

2006-12-17 18:32:10|  分类: 江南梦寻(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枫树不耐冷,霜下胭脂红”,这是古人对枫的诗咏。秋深、霜严、枫红,只是人们在盛赞梅兰竹菊的同时往往就忽略了枫的高风亮节。

而古来赏枫佳处颇多,这里我最要一提的只是天平之枫——“天平红枫甲天下”,那是人们对天平红枫的最高赞誉。天平之枫,有一个极美妙的学名——枫香,叶呈三角鹅掌状,因而俗称“三角枫”,又名“鹅掌枫”,最为奇异的还在于其色之多变,每到秋霜之后,叶即由绿转黄、再转橙、转红、最后泛紫,又因光照、色素变化不等之因,一棵树上的叶色也是各不相同,翠绿、浅绛、金黄、殷红、青紫等五色纷呈,斑斓似蝶,于瑰丽动人间祥光一片,因此而得“五色彩枫”之美誉,正是“人入霜林疑仙境,赤橙黄绿五彩中”,是为天平三绝之一,的确,在秋深霜严的日子,天平的红枫于古木蓊郁间傲霜弥浓,满目灿烂。

说起这天平红枫,更有着其独特的人文历史,可谓是源远流长矣。天平,曾是范仲淹少时“断齑划粥”、笃学不缀之所在,亦是其祖、其父坟茔之所在。1035年,太多的声音在说:“你只要在这块龙脉之首建宅,即可保子孙后代荣华富贵享用不尽”,“不!”一个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这样的宝地岂容我范氏一门独占”。那一年,荣归故里的范文正公,力排众议,放弃龙脉之地,依然坚守在这块历来被人称作绝地的天平脚下筑屋而居,一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岂是空洞的口号?一声“后天下之乐而乐”亦非哗众的做秀!范公之“义节傲青云,文品高白雪”予我辈后人又该是怎样的一个警示!最终,那块被视作风水宝地的所在,因了范公而立为郡学,首开苏州府学之先风,于是,在那个孱弱的大宋王朝,苏州一地仅进士便出了486人。许是因了感动,当年的宋仁宗特将整座天平赐予范氏家族以表彰其高风亮节。

400年前,也就是明万历年间,范翁第十七世孙范允临辞官返乡,特从福建带回380棵枫香树苗亲植于山之南麓,并重修天平山庄,以纪念其先祖。历时400余年后的今天,长成参天者尚存一百余棵,且棵棵怪枝丛生,叶茂如盖,坡茸婆娑,似行云卷雾,如蜿蜒龙行,其盘虬曲突处的一个个“树瘤”,我以为那便是思想诞生的地方了。“宁鸣而死,不默而生”——此当范公一生之写照矣,梅尧臣是这样的盛赞着伊。

深秋,登峰望枫,气象万千,蔚然壮观——“似烧非烟火,如花不待春”,枫红而不妖娆,枫绿而不轻佻,枫五彩而不浮夸,我恍又见范公的一片素心和他的一身侠骨在其间绵荡不绝。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上之乐而乐”的千古绝唱在枫间飘摇,“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声音亦犹在耳旁回响。

片片枫叶舞,那是秋的精灵;层层霜叶叠,那是先人的英魂。夕阳西落,将枫林染得愈浓,壮美之情,油然而生。“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天平因了范公而不绝,枫香因了天平而不朽。

天平之枫,因了范仲淹而愈显其深刻!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