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城的博客

阅兰室

 
 
 

日志

 
 

[原创]我只是有些怀念  

2006-06-18 10:40:29|  分类: 江南梦寻(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小的时候总是盼望着过年,长大以后却变得害怕了过年,岁岁年年年年岁岁就这样迷迷糊糊长大无所事事老去,才体味为什么古人这样害怕“年”这个怪兽——它总是悄无声息地就把我们的青春我们的生命吞噬了——教人防不胜防!

于是,在这个冬末的阴郁里,我开始怀念起春水的蠢蠢欲动,夏夜的点点星颤,秋叶的瑟瑟伶落,尽管这一切都来自冬的酝酿。冬,实在是一个沉寂得可怕的季节,沉寂得仿佛如同死去一般,也许这正是它在孕育,孕育一场勃勃的生机吧,也许它一定要这样的沉寂,才能在这沉寂里积累,让暗波汹涌……

不知你是否知道,苏州有一段非常著名也保存得非常完整的古城墙——盘门水陆城门。在我十岁的时候,我第一次见到了它,然而那时我还不懂它的凝重,因为那一次那里正热闹地拍摄着一本叫做《天平之梦》的电影,它正被人刻意地布置成一片繁华,我看不到它的沉默,年幼无知的我便以为城墙应该是热闹的。在我十八岁的时候,厌倦了老师枯燥说教的我,偷偷溜到了曾经的城墙边,它却正是一片荒芜,在残亘上我恍若一个穿越时空的幽魂,徜徉着、徘徊着,凭古思今,我还太年轻的心感悟着历史赋予它的沉重,虽然看不到大江东去的豪迈,然而运河水正安详地从城墙下流过。墙头的荒草也让我看到了生命在静默里的生生不息,历史也许就是在谈笑间便不经意地灰飞烟灭了,恍若昨日,繁华也许只是一场梦,只是一片海市蜃楼,唯有寂静才是恒久,那一刻我叛逆的心稍稍得到了些许的宁静。在这个冬季,我再次地登上了曾经记忆里的古老城墙,放眼望去,那曾经荒凉的城墙再次变得异常的喧哗和热闹,大煞风景的摊贩、如织的游人、刻意的新景与被踩得油光泛滑的古老地砖各行其是着,我读到了历史的无奈,这令我迷惘而不安。摩肩接踵的人来人往,让我无法停留,我只得匆匆而过,也许人就是天地间这样的一个过客,从一踏上人世开始便注定了他的无法停留。

又曾经,在别人的指引下,我第一次来到了一个叫做“明月湾”的地方,据说,那是一个正如它名字般的所在。刚停完车,突然地就下起了雨,牌坊下驻足不前的我如同一个好奇的孩子般向内张望着,而那小道却一眼望不见头,犹如历史的深邃。于是,干脆凝视起那细润的雨来,看着它把窄窄的弯曲不平的小道慢慢地打湿,直到发出油亮的光泽,我听到了小道下淙淙的溪流声,教人不忍践踏,我终于没有踏进半步。道口的古樟树张开着它的繁枝茂叶,站到树下的我竟然有一种得到了片刻庇护的安慰。再去时,春光明媚,暖风和煦,然而,斑驳的墙影、颓废的危楼、巨幅的标语,这浩劫的渗透力让我瞠目结舌,也许我们人类真的只知道破坏,仿佛除此之外,我们再不懂得该如何在历史这幅画卷上留下点什么痕迹。

突然想起这些,只是有些怀念。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