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城的博客

阅兰室

 
 
 

日志

 
 

[原创]姑苏美食之夏艳篇  

2006-06-19 13:29:21|  分类: 江南梦寻(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完了春雨,自然就是赏夏荷的时候了,夏之江南自是“叶有清风花有露”,有风、有露便就离不开水了,一提及水当然又要提到太湖,而姑苏的许多美味也都诞生于此湖之中。

最著名的自然就是“太湖三白”,此“三白”包括白鱼、白虾和银鱼,虽都是精细之物,然一说起便有着如雷贯耳的威望,外地人倘若没吃过这三样也就不能算是真正的来过了苏州。

白鱼自然是要清蒸的,须用细盐轻腌过,肉质鲜嫩,细滑无比,尽管鱼刺极多,然好肉都长在骨头边的道理人人都知道,也就耐着性子细细地品味吧。“眯”进一小口老酒,夹上一小块细嫩的鱼肉,含在嘴里,悠悠地抿出每一根细若发丝的鱼刺来……苏州人都是善于品食生活的人。

白虾自然也是要清灼的,除了少量的盐就什么都不必再添加了,原汁原味自有奇鲜,吃时只觉虾肉是甜而又嫩,当然,白虾还可以活炝,拌以料酒、葱姜及自制酱品,只是各处调法有异,个人最欣赏的还是太湖边船舫上所制的,有些微酸,有点微辣,还夹带着丝丝的甜蜜,味极纯郁,食时,虾肉晶莹,入口即化,满透着太湖水的清凉和津甜。一大盆炝虾给我一人“承包”也是绰绰有余,甚至还存未尽之意。

那太湖银鱼,其“形纤细、明莹如银”,大的也不过二寸左右,一对小眼睛仿似白玉上嵌着的两粒乌砂。小时候听曾外祖母说是孟姜女的肉所化而成,甚是笃信,长大后才想到,这孟姜女哭倒长城惹恼秦始皇的事发生在北方吧,怎么就将肉化到了太湖里呢?然不管怎样的离奇,这段公案暂且放下,还是品尝这柔若无骨、莹润剔透的鱼肉是要紧。饮料有“软饮料”之说,而我独喜“软食物”,因此最喜欢的还是“芙蓉银鱼”,蛋清、银鱼,两者皆为白洁之物,相配而成,色泽淡雅,软糯适口,某日看到厨师长点评:该菜营养丰富,适宜一岁以上幼儿食用。差点喷饭,自己的所好原来竟与婴幼儿无异。

只这些清白之物,已足令人消遣一夏了吧?且慢,姑苏之夏还是另有绚丽色彩的呢,那青翠欲滴的必是莲蓬了,我是爱极了那嫩嫩的莲蓬,连着芯籽一起嚼下去,便满口顿生荷之清鲜了;那“黄胖绿”(注:苏州话,意指一种不黄不绿的颜色)的则是太湖中三山岛上独有的马眼枣,此枣极是甘脆爽口,也是不容错过的;脆生生的那就是桃儿了,此桃不同于著名的无锡水蜜桃,也没它的名气大,却有个极豪气的名儿——绿林桃,吃起来倒也真有些绿林好汉们的豪爽,咬一口即是嘎嘣作响,肉厚味甘,只是,食之你得备上一副足够强健的牙齿,像我这样吃桃的,用母亲的话来讲那就是——花果山上下来的;黄澄澄的不用我说你也该知道,那是枇杷;黑紫紫的那正是杨梅了……

人常说“洞庭枇杷黄,太湖银鱼肥”,就在这银鱼捕捞之季,也正是洞庭枇杷的收获之时,太湖东西山上的枇杷,自是初夏时节的佳果之一,其肉肥多汁,鲜甜宜口,远非那些个大木讷的外地枇杷所能及。在这里,枇杷又被分为白沙和红沙两大类,品种甚多,尤以白沙的照种最负盛名,红沙则略比白沙味逊,不及其肉质细白甜润。

苏州还有句老话叫“东山枇杷西山杨梅”,其实东西山都产有枇杷和杨梅,只不过是一方水土养一方植物罢了,硬要我品出其中之分别,自是难为矣。还是继续来说杨梅吧。

“枇杷落市杨梅熟”,苏州的杨梅自又是别处无法比试的,有道是“初疑一颗值千金”杨梅,又龙睛朱红,因其形似水杨子、味梅子,故名。其树四季常绿,且亭亭如盖,其果则刺圆个浑,色泽暗紫。要知道,天下杨梅分三色,“红胜于白,紫胜于红”,于是,紫杨梅理所当然便是杨梅中之极品了稍用手指轻触即有暗红色汁液淌出,仿佛二八佳人吹弹欲破之肌肤,农人一般是不肯让人随意触碰的。明人徐阶更有诗赞:“折来鹤顶红犹湿,剜破龙睛血未干,若使太真如此味,荔枝焉得到长安”,东山名宰王鏊亦称 “杨梅为吴中佳品,味不减闽之荔枝”。总在想,倘若当年被东坡品尝过,他老人家一定是会写下“日啖杨梅三百颗,不辞长作吴中人”之句来的,而那令“一骑红尘妃子笑”的,也不会是荔枝而该是杨梅了。

且不为东坡和贵妃遗憾了,再来说说杨梅之食法。一般乡人是捡起来便放入口中的,用他们的话说:这杨梅本就是止泻之物,还怕吃坏了肚子?然我从不敢,食前,先得要浸过盐水,这盐的作用在我看来既有除虫之效,又抑住了一些杨梅的酸,反衬出杨梅的甜,也更助添了杨梅的鲜洁之味。就在我打下这几行字的时候,早已是齿间生津了。杨梅,对我而言,那是夏天最最挡不住的诱惑了,就像李渔说的,螃蟹是他的命,我想,杨梅也正是我的命了。只是,有杨梅的日子极短暂,于是,一入夏,便开始巴巴地数着日子盼杨梅成熟,还不时地要向人询问:“杨梅熟了没有?”终于盼到,终于食畅,于是,这酸酸甜甜的滋味便是夏天最美妙的回味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