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城的博客

阅兰室

 
 
 

日志

 
 

[原创]悬、悬、悬——大慈岩的回忆  

2006-07-15 21:03:22|  分类: 江南梦寻(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元大德年间,有临安人莫子渊循梦意弃家来此,琢石为佛,号曰大慈,山以佛名,大慈岩由此而来。——县志记载如斯。

已不是第一次来到此山了,然每次来,感觉竟都是同样的清新和向往。我有个习惯,总喜欢半途而废,这个习惯在许多人的眼里许是个恶习,容易留下遗憾,但,正是这样的遗憾,才给了我新的希望。任何的终点都只是为旅程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而已,唯有投入了心灵和视线的过程才是最重要的。

抵达山脚,我的第一个动作仍是仰望,仰望山体怪异陡峭之巍然,仰望山寺凌云欲飞之气势,然后便是估测,估测自己足以坚持的路程。爬山真是一件很磨人的事儿,首先你得有体力,还得有耐力,更得有毅力。当体力不支的时候,就要靠耐力来维持,而当耐力不够的时候,就不得不靠毅力来支撑了。真正的成功靠什么,不过是天分加毅力,很多人有天分,但最后往往就输在这毅力上。

为了节省脚力,每次都是先攀登数拾级的台阶去坐缆车,这一回同样如此,只是缆车站里人数多了起来,闹哄哄的不像以往那样的空宁和安闲了,看来这座养在深闺、有着“浙西小九华”之誉的名山已为越来越多的人所认识了。不知这是它的幸或是不幸呢?就像人一样,当“天下谁人不识君”的时候必然就会活得很累了。因此,我还是喜欢那座曾经清静安宁的大慈岩。

上下缆车时需要极灵敏的身手,否则必将皮肉受苦。记得在第一次刚坐进狭隘的缆车里时,我满脑子想着的全是如何去应付突变的状况,渐渐地才处澜不惊的闲适起来。放眼四望,感受只是一个字——“悬”。悬!悬!悬!但是,一旦适应了这个“悬”,才能真正地体味什么叫做“无限风光在险峰”。

近观,时而是深不可测的旷渊坚壑,时而又与紧贴两旁的岩松擦身而过,渊壑是松海沧茫,松枝有雀鸟栖息;远眺,便如《桃花源记》所载,“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只是皆微如实样模型。凭望,悠然之情油然顿生,想来人的淡定和从容都是从这样的危机四伏中演化而来的吧。

当人立于危崖再回望缆车时,已渺如只只鸟笼,回想方才人于其间岂不是亦如笼中之鸟?不觉莞尔,现实之中的人不就是常常自觉不自觉地将自己困于有形或无形的笼中吗?

悬寺、危廊、天栈、索道,那份超然物象,那种鬼斧神工,无不体现着一个字——“悬”。悬、悬、悬,尤其是对第一次攀山的人来说,凌空的危栏,镂空的台阶,脚下仿佛踩着万丈深渊而行,悬空之极,直有“足底悬崖恐欲崩”的恐惧,这心又岂有不“悬”之理?

因是阴天,倚栏送目,竟是烟云万壑、雾霭千峰,林海莽莽,山路岖岖,气势蔚为壮观,因经历过了曾经的“悬”慌,此刻的心思倒是“悬”逸了起来,据眼前,真个是“风共水,一生闲”,只想携余生于此老云间。

出得悬空道观,走过百步云梯,绕道双面金佛,几经峰回路转,方至观佛台。然而就在这廖廖数笔间,事实上却是一口气已绕过了大半座山。

双面佛我每次总是匆匆而过,因我一向不大喜欢这一类太过人工雕琢的玩意儿,倒是那座“中国第一天然石佛”不可错过了。“山是一座佛,佛是一座山”,从观佛台仰望而去,大慈岩主峰活脱脱竟是一尊地藏王菩萨的立像,高约147米,由岩、洞、草木组合而成的五官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印象中威严神秘的地藏王此刻看起来却是祥和而安谧的。

在离观佛台不远的玉华湖畔新建有一庵,名绿水,那湖似明镜,水是名副其实的绿,直绿到人心发软、发颤,使庵堂墙体的黄色在这青山绿水间显得格外亮丽。庵与主峰仅靠一座64米长的浮桥相连,香火并不缭绕,曾经在那里遇着过一小尼,生得甚是面清目秀,极有佛相,据其自称乃佛学院毕业,驻此主持。一直很想开口询问伊为何在如此的花季年华要弃俗离世,然终于不敢贸然唐突。

“欲留青山在,回头才是岸”,于是,虽然好生惦念着那小尼,这一回也只是在浮桥之上徜徉了一番即便回头上了岸,继续往那从未攀登过的主峰而去。

攀过山阶,穿越岩穴,不知不觉间竟至从未到达过的地藏王大殿,这是一座半嵌岩腹,半凌悬空的寺庙,其险其危令人叫绝,世称“江南悬空寺”。寺里那棵七百多年的古杏正绿得葱翠,它的虬枝盘节无言地向人们宣示着它岁月的沧桑,只是那枝枝条条上满悬着祈福用的红黄色布条让我看到了人心的恶俗。

山体上摩崖石刻颇多,然唯有“一拳”二字犹费猜疑,许是整座山体似指弓如拳而名,也或是借乾隆之典,“一拳石,一全十也”。不过,留些悬疑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于是,带着这个疑惑我又登达了最高处的一览亭,在这里,人自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了,俯瞰眼下,碧色如海,层层叠叠的似绿缎铺延,这绿,是这样的铺天盖地而来,令人的眼无处逃遁,深深地就沉浸在了这一片绿色的汪洋之中;再环顾四下,层峦叠翠,又仿是人间仙境,不着痕迹地就将俗尘中的浊气、忧虑统统地滤化到了九霄云外。不得不叹服古人的聪慧睿智,将寺庙修于如此的险峻山崖之上,这便是天人合一之境了吧?

择道返回,盘桓而下,许是天色将晚,竟是一路的空寂恬静、不见人影。路转,曲径通幽;风过,草木轻啾。清泉不择而流,或若瀑或成溪,或急显或稳缓,人行其间,但闻“空山鸣鸟语,跌水听泉声”,顿觉身处异境,心醉神怡。潺潺的泉声,自是前行的动力,终于在一路的追逐中与“欢泉”相会了,这“欢泉”正是两股清泉从石隙喷涌相汇、欢腾雀跃而得名,据说乃是观音净瓶中之甘露。且不管是真是假,先洗去我一路的疲惫和风尘是正经。于是,当手足与冰凉的泉水亲密接触,不仅暑意全消,疲倦之意亦是顿失。

待到达山脚,已是暮色暗淡,方觉腿脚酸软。然人说“好书不厌百回读”,想来大慈岩也是如此,它的“悬”至今依然有着令我咀嚼不尽的回味。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