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城的博客

阅兰室

 
 
 

日志

 
 

[原创]孔雀开屏了——读奥修  

2006-08-04 11:04:57|  分类: 姑苏夜话(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人称他为大师,有人咒他是骗子,而我说,他是一只孔雀。他就是——奥修,一个似圣非圣、似悟非悟的人,一时之间让人无法确定他到底该属于哪一类。禅师,不是!瑜伽士,非也!不过,他有着各色不同的头衔——全印度辩论冠军、哲学教授、思想家、演讲人、神秘家、等等等等。

他真的开悟了吗?我无从知道,除非我能够成为他,否则我永远无法确切地知道。我唯一知道的就是,他像一只孔雀一样开屏了——一张美丽的屏。

孔雀开屏了,要知道,孔雀的开屏并不是没有目的的——它是为了讨好、为了吸引。你看见过孔雀无缘无故地开屏吗?当然没有,因为你也知道,开屏本身就是一件挺累人的事,如果不是为了吸引到异性、得到些好处,谁又肯干这档子利人而不利己的事呢?

大师为名,骗子为利,而他,名和利双赢了。

不可否认的是,这屏确有其动人之处。它是美丽的,因而它也必然能够吸引到一些什么。正如他自己承认的或是标榜的那样:我是个训猴人。而训猴人正是一个狡猾的智者——朝三暮四,总体上是一样的,但他总会做出一个让你感到满意的安排。

我们这些喜欢以头脑去看、去思索的人都是非常的“近视”,有时候甚至还有点鼠目寸光,而他看得比我们要更远一些,经历也更多一些,他总是谆谆地告诫:别着急!无论你在哪里,我曾是;无论我在何处,你能是。是的,我们也可以开屏的,当然得等到羽冀丰满的时候——并在你确定自己是一只孔雀的情况下。

他常常象左巴——一个希腊人,主张享尽人间的宴乐;又时时像佛陀——一位东方的至尊,提倡享受静心的安详。他就这样串起了东西方的大智慧。“生命没有解释”,他是这样地理解生命,如此的透彻。他更知道任何“愚蠢的解释”都只是造成冲突和争战的祸端。不是吗?为了一面旗帜、一个标志、一种信念或是意识形态,宗教间的舌枪唇剑从未停止过,人类以正义或非正义为名的战争也到处肆虐着,但是,所有的结果都不过是以大部分人的利益受损、某一个人或某一小撮人的得益而告终。所以,他只在自己的生命中尽情地开屏——弃自己所恶,享自己所喜,追自己感觉真的,避自己感觉假的一切。而生命应该就是这样的一种经历,它的路途名称叫做“未知”,没有规划,更没有解释。

尽管,奥修做过哲学教授,但他绝不是一个单纯的哲学家,任何的哲学家都只是在不停地解释,并不停地在四下里找寻答案;当然,他也不是一个神学家或宗教徒,因为,这类人也大多在堂而皇之地假借着神的名义而为自己谋着私利。他什么也不是,他只是一只正在尽情地、自在地开放着他的屏的孔雀——你喜欢也好,讨厌也罢,他全不管。他甚至还会劝导你,千万别以他的思想来指导你自己。影响别人是错误的行为,那么,受人影响则同样也是悲哀的行为。

不要选择上天堂或是下地狱,其实结果都是一样的,那都是一种束缚、都是一座监狱,奥修已经洞见了结局,所以他选取那个折衷的方法——一个自由的、享乐的世界,也许并不是绝对的自由,因为世界总是相对的,但是,选择做好人或是坏人,都只是对天堂或是地狱的一个选择,而自由就是不选择,当然,不选择本身其实也正是一种选择——“无为”并非“不为”,但它应该是一种顺应自然的作为,更是一种直接的体证。也因此,麻醉剂、女人、名誉、财富、权力,等等等等,他一个不缺地都体证过了。他说:我不属于传统。当然啦,传统只是一些死的东西。而他,却有着许多鲜活的想法——因为,他是一只正在开着美丽的屏的孔雀,就在此时此刻。

所以,每个人依自己的头脑所见去看他时,得出的结论自是迥异的。也许,因为头脑是分离的温床,因而它所看出来的奥修也就是一块块不同的、不够完整的碎片,这些碎片甚至无法在人的头脑里凑成一个整体的拼图来。

而我,曾经看到过这样一个真实的画面:一只孔雀一边开着美丽的屏,一边正啄食着一只可怜的雉鸡的蛋。开屏自然是美丽的,但我们不能因此而要求孔雀完美无缺。我清楚地看到了孔雀屏后的丑陋,但所有的这些都不能影响到我继续欣赏孔雀美丽的屏开。

奥修,就是这样一个懂得如何在自己的头上罩上耀眼光环的人,就是这样一个喋喋不休、滔滔不绝的天才演讲者。谈禅论道的人历来颇多,但他非禅非道,他只是用一种极其通俗浅显的语言传布了憋在我们心里许久的一些话——我们想说但又说不清楚的一些心思和某些彼此心照不宣的禁区。他的思想言语总能让人从中获得一些不浅的收益。

但,同时,我们更应该清楚地知道:他并不是一个足以普渡众生的圣僧,尽管他也做过僧人。别指望他来超渡我们。他不是一杯绝对的清净圣水。他的水里融进了一些尘埃,只是,他让这些尘埃沉淀了下来,所以,你还可以看到清的水——但,一半是清的水,一半却是沉淀了的腐尘。这恰如他这个极其复杂的人一样,他的灼见是清的水,而他的生活是浊的泥。

不要一味地去责他的不够完美,细数一下吧,这世上之人完美的又有几个?如果只是单纯的为了吸引和讨好,那么,这又有什么不对的呢?

孔雀开屏了,坦率而不作伪善的谦虚,就这样开屏了。美丽可以分享,但他从不强迫你去欣赏,那么,也就别去追究他是否完美了。此时此刻,屏正美丽地开着,这就够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