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城的博客

阅兰室

 
 
 

日志

 
 

[原创]清秋深呼吸——山居笔记之一

2006-09-27 15:13:34|  分类: 江南梦寻(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然这座位于天目山北麓的龙王山虽山名显赫,却至今养在深闺人未识,仿佛一条正在沉睡的苍龙。可见人总还是喜欢往那热闹处去,而我不然。

赶到那里已近午时,熟识的山人已是等候多时,然顾不上满桌的野味,老的少的已跃入了道旁的溪间戏起了水来,在山人的再三催饭声里才一个个意犹未尽地上了岸。于是,窗外是溪声轰鸣,窗内是大快朵颐,土鸡汤、石鸡煲、炖野鸡、清水鱼、……虽无名厨掌勺,然一样样野味的鲜美滋味却是任何的鸡精都无法调理出来的,想来那才是真正的纯天然滋味吧。

酒足饭饱,决定继续往山上而去。

这座尚未开化的山地,就像一位青涩的村姑,有着一种壮健而朴野的美。远望,天淡云闲,是层次各异的绿,绒绒的、密密的,一路从嫩到翠,从翠到碧,再从碧到墨地铺染着,间有橙黄山石相衬,时有飞瀑跌宕而下,可谓是野趣天成,尘味顿消。

盘旋而上到一千三百多米海拔处是一路的惊魂,道是新开的,还在不断地完善中,因此途中不时能见落石横亘,最险处,路的一半已成塌方的悬空状态,崖下即是万丈深渊,车不得不紧贴半边峰壁小心而过。有道是:无限风光在险境。就在这一惊一乍中,恰又是一弯一景。

至山顶,回首来时路,已渺若丝带,“我就是这样地走了过来?”也许,人在回首的时候都会有这样的疑问。是的,不管路途曾是多么的险恶,只要走过了,也就有了 “也无风雨也无晴”之豁然心态来。

眼下的山上已开始大兴土木了,想是不久的将来即将开辟为一处旅游胜地。看着这建设中的场景,我陡然生出一种新人正被隆重包装的感觉。

车无法再前进了,于是,开始往上徒步。

很长一段路虽都是泥泞,倒也并不险恶,身旁不时有黄山松、野山栗等野生植物擦身而过,花果累累、郁郁葱葱,人行其中,“只当是闲庭信步”,此话正是父亲所言,伊一个人拄着拐杖笃悠悠地走在最后倒也是优哉游哉。

但凡名山好水总难免僧尼多、骚人墨客多,因此常可见一些散落的巨擘石刻,然在这里你却找不到丝毫的痕迹。山依然是荒蛮的。

达峰顶,有一地平坦如毯,俗称千亩田,其实并无千亩,我看不过百亩左右。据路遇的山人指点,在其西侧有一片野生杜鹃地,枝壮冠粗,一树花开数以千计,在春时,漫山遍野红透,极为壮观。只可惜眼下已是初秋,如此良辰美景只得留待他日再赏了。

在这片千亩田之中又有一天然沼泽之地,深不可测,曾有人将一根长竹插入,却依然没有见底。最神奇的是,这片位于海拔1300多米的高山沼泽地正是一亿年前的火山喷发口,哪怕百日无雨,也依然是不干不旱。湿地有着地球之肺的美誉,那么,在此天然氧吧又岂能错过了深呼吸呢?

我们一行终因体力不支而无法前往更高处的山峰,于是,干脆就在这片一览无余的沼泽地上体味起当年红军过草地的滋味来。只需轻轻一踩,脚下便有水泡“汩汩”地冒出,稍有陷进便难自拔,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踏着山人铺于沼泽地上的木条前进,我们的狼狈、我们的夸张,连带着我们的放肆,全被收录进了父亲的摄像之中,不多时每个人都是一鞋的泥浆。

往回绕进茂密的丛林,顿又一反才刚的坦荡,幽深而曲奇,林间小道极窄,周遭蔓藤绕树、盘山越岭,好一派原始的天然气象。于古木异草间穿行,直有披荆斩棘之豪气。许是我们本已处于高势,因此,不多时便就登上了一处峰顶,环望群山巍巍,碧色苍茫,不远处的对岸却是一片绝壁,壁势峥嵘,不着一草一木,唯见峰颠松木傲立。

在返途中又发现了一条极隐蔽的羊肠小道,顺势而行,或上或下,母亲开始担忧:还是老路安全。于是,原路返回。再遇山人,一问才知,道是相通的。干脆再从另一条小路上行,途中发现刚才竟是功亏一篑,就差那么一点点,便可攀至那片绝壁了,可见人之信心尤为重要,成功也许正在再坚持一下的时候。

攀上峰巅,顿生“山如绝顶我如峰”之气概,可谓是“上观碧落星辰远,下审红尘世界遥”,尘世苍茫,唯吾独尊,安坐于绝壁边的松下,不管壁下就是深渊万丈,人已有了物我两忘,羽化成仙的超然。

数棵黄山松散布崖壁,松姿卓然,竟丝毫不比黄山上的松逊色。想那黄山松不过也只胜在黄山之名罢了,其实很多地方、很多的人也都是这样,名与不名,不过只是个表象。能不为名气所累何尝不是一件幸事呢?

夜的山里又是一番别样风景,于浑暗山色里,明月一钩,清风数缕,两样悠闲物,不用一钱买,人仿佛占得了一个天大的便宜,还有什么可以再计较的呢?

不甘就此安心入眠去,于是,茶喝毕,凉乘尽,拿起手电人又跳进了溪间捕虾捉蟹。不多会儿功夫已是战果累累——小蟹七只,小虾半碗,还有极袖珍的石斑鱼十数条……两个小家伙更是乐翻了天,趁机把自己也浸透在了这冰清的山泉之中,正在意兴斓珊之时,母亲一声呼唤把我们都叫上了岸,溪水太凉,母亲怕我们冻着了。

临水而居,枕溪而眠,在天籁之音的催眠之下倒是一夜无梦。

只是第二天的雨将新的登山计划打破。

醒来已是秋雨潇潇,奔出屋外,早起的房客已在廊下读书,狗儿们安祥地静伏于檐下,一眼瞥去感慨万端,原来这就是超凡脱俗了吧?归去来兮,在这里,我们看到已然荒芜的心底有了一线绿意滋生。

透过霭霭的雨雾,但见群山在云缠雾绕间连绵起伏,磅礴而迤逦,因了雨势,石缝间喷涌的清泉,拍岸击石,发出了更为嘹亮的欢呼声,甚是悦耳。溪石、枝叶,木屋、水车,屋檐、砖瓦,凡被雨淋处,皆现出油亮之色,尘埃浊垢早被荡涤一尽。

困于轩中,心难免就有一些懊恼,只得临溪边咬山核桃边吃茶了。茶,是野生;泉,是自然,以山泉泡野茶,滋味清甜、妙极,尤胜碧螺和龙井,尽管这茶还被炒过了头,有了些焦意。而其实真正沁入心底、润进肺腑的还是这山泉之水。后来将带回的一瓶山泉水冲泡冻顶乌龙,居然才品出乌龙真滋味,可见我们平时喝茶都是在糟蹋茶叶了。

喝茶、望风,才刚的懊恼之心已然消失,其实,每种气候自有每种气候的美,东边的日出西边的雨,只要存有一颗顺应自然的心,那么,一切便都是美的了。学会欣赏,懂得感恩,心自轻闲。

凭窗倚立,让润湿透了的空气侵袭进每一寸肌肤,于是,肌肤也像做了一回SPA,连着我们的心和我们的魂灵,一时之间仿佛回归到了最初的纯静,心里面便有一种纯粹的快乐源源涌出,如这山泉一般欢腾、跌宕。

空灵绝尘、心若止水,在山里,心作了一回深呼吸。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