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城的博客

阅兰室

 
 
 

日志

 
 

[原创]和春天有约——花事之一·探梅  

2007-05-05 13:33:10|  分类: 江南梦寻(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子:“春已归来,看美人头上,袅袅春幡。”——《汉宫春·立春》辛弃疾

 

枝头的绿才露出星星点点尖细的小脑袋来,却已把春天的气氛点缀得恰到好处,空气中到处有冷香暗浮,亦将春天的气韵熏染得极其到位。尽管身体还裹在厚实的衣服里,我分明地就听到了春蠢蠢欲动的舞步,闻到了春催人盎然的气息。

风姿绰约的梅姑此刻正头缀花蕊、身披春幡,满心欢喜地张罗着一春复一春的花之盛事,“却笑东风从此,便熏梅染柳,更没些闲”——我想,春之最轰动之花事一定非梅之莫属了。

你看,轻盈似水、柔弱似烟的阳光仿似玫瑰色的纱巾纷披在梅姑的头上,轻的风是她的呼吸,颤的枝是她的脉动,怡情悦性的更有那通身的幽芳暗香,怎不撩拨得人魂醉梦迷,心动神摇?

此刻的梅,恰是那新嫁的娇娘,半羞半怯,亦明亦媚,是嫁与春风?是嫁与春光?抑或是那一脉春山?一波春水?还是孤山上那个痴痴守望着你已有千年的林和靖?

人言花是将开未开好,梅恰烂漫天真最撩人。是以赏梅须探,一如前去幽会一位绝妙的佳人,因此心里面总是惴惴的,太早了,你看不到梅势若雪、满山盈谷的绚烂;太晚,恐又只剩下那一地的落英徒生悲切;唯拿捏得准时,才得幸一见梅那浪拥雪堆、芬芳弥漫之蔚然。

似一个约定,我年复一年地要赶赴这场春之盛会。“风荡梅花,舞玉翻银”,初春的雀鸟儿早早地栖落在枝头轻唱欢歌笑语,又生怕一不小心惊吓了这位袅娜的娇娘,唱唱歇歇;花枝招展的粉蝶,许是那梁祝缠绵的精魂,簇拥在新人的身畔,停停滞滞;绿柳舒展开僵了一冬的身段,请春风裁剪出一身妩媚的新装,翩然争当梅姑的伴娘;碧玉妆成的小草们也手挽着手为春之花事欢呼……

“遥看一片白,雪海波千顷”,这粉蒸霞蔚的早春,清幽萦萦的梅香,直教人虽置身梅天人海而神怡心旷。根根电线仿似天空中拉起的一行行五线谱,偶落其上的啼鸟恰便似一个个生动的音符。耳畔隐有笛音袅袅,想《伯牙心法》云:“梅为花之最清,琴(窃以为,笛之音当更为清绝)为声之最清,以最清之声写最清之物,宜其有凌霜高韵也。”于是,探身梅间,一时“漫弹绿绮,引三弄,不觉魂飞”,又忆歌唱:“梅花一弄断人肠,梅花二弄费思量,梅花三弄风波起,云烟深处水茫茫。”断肠乎?销魂乎?是的,在淡而暗幽、洁而弥傲的品质之下,梅总是透着一股隐隐的冷寂和神伤,“横、斜、疏、瘦”,其实,梅姿早就决定了梅之韵,人笑痴情太痴狂,然早已有多少人为你而痴狂?且不说和靖,且不说放翁。

梅香,暖风,笛声,把人儿一并熏了个微醉,心痴神往,“千般明艳成妙句,一缕暗香惹诗魂。又见冰心皎蕊意,东风欲共把金樽”,只是无尘的诗赞终不及不娶无子的林处士那一句千古绝唱来得精湛——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于是,更觉晴梅虽俏、雪梅虽妖终不及月下之梅清缈。

当太阳带着一张微醉了的大红脸悄然离了席,喧哗了一天的花事盛典才渐落下炽烈的帷幕。月亮爬上天庭,似一面白玉妆镜,“占尽风情”的你,在躬逢其盛之后,“月沉时”自又是“一般孤另”。吟一声“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顿觉有清音在心头荡漾,心弦颤栗,这份唯美,教人怎不沉醉?怎不痴迷?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