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城的博客

阅兰室

 
 
 

日志

 
 

[原创]姑苏美食之秋韵篇  

2007-08-18 20:53:24|  分类: 江南梦寻(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人词家们在写《忆江南》或是《江南好》的时候,我想,令他们恋恋难忘的除了江南的美景,一定还有那些江南的天赐良物。

秋之江南,桂香飘过,露冷霜凝,残荷败尽,便是藕和菱的天地了。与香香酥酥的桂花糖炒栗子不同,菱和藕是清清爽爽的。

藕的吃法甚多,最简单的就是生吃,咬一口如婴儿手臂般的嫩藕,蹦脆蹦脆,是满嘴的浆甜汁爽。复杂些的许是制成藕粉了,先得风干,再是磨成细粉状,吃时还得调以滚烫的开水,添上桂花和香糖,甚是麻烦。

往藕孔里塞满糯米,煮到熟烂成褐红色,便就是令人垂涎欲滴的糖藕了。轻咬一口就会拖出老长一根细细的、柔柔的丝来,心里面便是暖暖的、甜甜的,似乎也有着无尽的牵挂了。母亲还常喜欢自己去做,这也算得上是江南人家的一道美食风景了吧。

如将藕刨至细沫,拌上面粉,配上作料,和着同样细碎的油条屑,捏成丸状,入油锅氽炸,待到起锅,但见色泽金黄,那便是藕圆了。尝一小口,皮脆肉酥,香而不腻,很是让人回味。

而作为藕的同族,菱的种类更是繁多,这里无法一一道个详尽,今且独忆吾之所爱——水红菱了。采菱本寻常,文人风雅之。记得金农曾有一画,图中有如红菱般水嫩的红装女子荡舟于菱叶深处,其诗题云:“采菱复采菱,隔舟闻笑歌,王孙老去伤迟暮,画出玉湖湖上路,两头纤纤曲有情,我思红袖斜阳渡。”看来这菱角儿也是个惹人情思的东西了。中秋时节,正是红菱上市之际,月下游湖,顺便买上一些盛于硕大木浴桶里的水红菱,咬开涩涩的外壳,剥净,一口下去,清脆,清香,清爽,清灵,清甜,清鲜……自是满嘴的清新之意。只是那红菱恰是最经不起存放之物,一如每个人的花样年华。

人只道江南的春夏是最美的了,殊不知江南之秋同样的令人惊艳不已。而若要颂咏江南,除了这些清素之物,又岂能不提及声名赫赫的阳澄湖大闸蟹呢?章太炎的夫人汤国梨曾为此物而特赋诗曰:“不是阳澄湖蟹好,此生何必住苏州。”就冲这句话,我便要窃喜自己有幸生在了苏州。

“西风起,蟹脚痒”,秋风一起,自是菊黄蟹肥,而持螯赏菊,那便是一道如国画般的美景了。然我等浊物早已无暇顾及这般斯文便就直奔蟹之主题而去了。

阳澄湖的清水大闸蟹确不愧有“蟹中之王”的美称,单其外形便是那样的威风凛凛:青背、白肚,利爪及毛色皆为金黄,二螯八跪更是粗壮有力。煮时,需得五花大绑之,熟后,又是极其的鲜艳夺目,其色之红直可与关帝有得一拼。食之,亦有讲究,所谓“九雌十雄”,即九月的雌蟹是蟹黄丰满,十月的雄蟹又是膏若琼脂,其味自然是妙不胜言的了。

我是最爱雄蟹的滋膏,不管什么时候都只挑雄蟹吃。有人喜欢蘸上一些经熬制过的甜醋,然面对如此鲜洁细嫩的蟹肉,我爱选择清品,这样入口已是鲜美无比,且回味更生津津之意,其色、香、味是再无一物可匹敌的了。

听了美乐,人会有绕梁三日而不绝之感,而尝了这蟹,绕梁三日的恐就是自己的手指头了,人又常言“百炼钢化作绕指柔”,而当你品过真正的阳澄湖大闸蟹后,便就能够感受到什么才叫“蟹香化作绕指柔”了,那是一种任何的洗手液都无法盖住的亦腥亦香的浓烈。

也因此,太多的文人雅士自嘲是“生平独此求”,清人李渔尤甚,一说起螃蟹便是眉飞色舞、滔滔不绝:“予于饮食之美,无一物不能言之,且无一物不穷其想象,竭其幽渺而言之,独于蟹螯一物,终其身皆不能忘之……至其可嗜可甘与不可忘之故,则绝口不能形容。”看,说了这半天等于没说,更有趣的是,此公“嗜此一生,每岁于蟹未出时,即储钱以待,因家人笑予以蟹为命,即自呼其钱为买命钱。”鉴此,蟹之魅力足见矣!

古时之人,中秋赏月是断少不得螃蟹黄菊的,你看,落泊潦倒后的曹雪芹也不忘在红楼里假借黛玉之口吟出了脍炙人口之句“螯封嫩玉双双满,壳凸红脂块块香”及食蟹的种种精彩场面以缅怀曾经的荣华岁月。

那时的人,食蟹还甚是考究,有月、有菊、有诗、有酒不说,还要再配备上一整套的食蟹工具,据说最初是明人漕书创造了锤、刀、钳三件工具来对付蟹之硬壳,后听外婆说,那时候一般人家是八件铜器,分别是锤、镦、钳、铲、匙、叉、刮、针,被称为“蟹八件”,也有人家用十二件,极讲究的还是白银所制。然我以为还是用“两双半”(注:指手)最为过瘾,既便捷又能让手指留有余香,以备回味之需。且速度之快,更是好有一说——“牛吃蟹”。

说到吃法,除了清蒸的原汁原味,我也爱吃母亲做的面拖蟹,香香甜甜的面粉糊,鲜鲜美美的蟹滋味,尤其是面粉与蟹黄或蟹膏相融合的那一小部分,自又是一番别样的风情。还爱吃醉螃蟹,不过这醉的可不能用太大个的螃蟹,不然就无法醉熟它。糯米酒、香料、封缸月余,开坛,那股酒香已是扑鼻,食之,其肉成膏,脂凝若玉,含而化之,一人独食,常是接二连三。为免口水狂流,自不敢再作细述。

就在这罗里罗索的叙述里,依然感觉无法将蟹之真味完美地呈现,不过,就连以美食家自居的李渔都无法将之描述详细,我这口拙舌笨之人更是无力胜任了,于是释然,不如就让这份口腹之欲沉浸到整个的江南之秋里去吧——美味,秀色,两不误!

(再说一句,我想,提到螃蟹而能镇静自若不流口水的人,一定是——多乎哉?不多也!)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