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城的博客

阅兰室

 
 
 

日志

 
 

[原创]秋的极致  

2007-09-15 14:06:33|  分类: 江南梦寻(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对于中国人来说可谓是极点,国人又曰:民以食为天。可见,食对国人之重要。在明代陆树声的《清暑笔谈》中又讲道:“都下庖制食物,凡鹅鸭鸡豚类,永远料物炮炙,气味辛浓,已失本然之味。夫五味主淡,淡则味真。”当然,这淡,非乏味也,恰恰相反,它更是一种极致。而淡则味真者,蟹即是一也。
        绕了一点圈子,其实全只为了说螃蟹。窃以为,秋,真正的极致正是蟹也。而说到蟹,更还有哪个城市再可与苏州作相提并论的呢?
        盼望着,盼望着,秋天终于到来了,赏桂弄菊固是雅事,而真正的企盼还是螃蟹。品蟹,可谓是雅俗同欢。也因此,品蟹,已成为一种文化,而爱蟹的文人尤多。对蟹极传神的描述当属唐人皮日休的《咏蟹》:“未游沧海早知名,有骨逐从肉上生。莫道无肠畏雷电,海龙王处也横行。”不过他描述的只是蟹的神形,对蟹味理解得最透彻者则当推那个会吃的男人——张岱,他认为:“食品不加盐醋而五味全者,无他,乃蟹。”是的,不加任何佐料而蒸成的清水大闸蟹已是五味俱全,如天厨仙供了,甚至连那点姜醋也已是多余,其天然滋味可算得是登峰造极矣。若还尚存一样可匹敌者,也许便是蚶了,银蚶、毛蚶,只需开水一烫即熟,享用时其味鲜嫩无比,甘咸适宜,然似乎也少不得要蘸些酱油之类的调料才是。因此,此话按下,暂且不提也罢。
        对蟹一生痴情不渝的也许非李渔莫属了,伊甚至将九、十月呼作为“蟹秋”,窃以为这个称呼甚是精湛而别致,试想,若是离了蟹,秋还有什么滋味呢?世人据此而笑颁“食蟹终身成就奖”于伊人也。这位可爱的美食家更坦言:蟹是伊的命!又曰:“凡食蟹者,只合全其故体,蒸而熟之。”
        的确,如此极致的滋味若假以支解、烩煎,岂非有画蛇添足、暴殄天物之嫌疑?且食蟹时还须得亲力亲为才算是真正地享尽了这般美妙的天然滋味。剥蟹,亦是种乐趣,我常常喜欢将一对对螯拼成一只只蝴蝶,趁着湿热贴于白白的墙上,一排一排的,随意地贴着,攒多了甚是壮观,无蟹的日子便就笑看蝴蝶满墙飞,也该是一段极美妙的回忆了。
        做完了蝴蝶,再挑选出一只壮实些的利爪,以备相助着剔出蟹肉来。最有趣的是,在吃完了蟹背壳里的膏黄后,可以挖出一个团成圆锥形的薄膜来,剥开,翻转,即现一尊罗汉模样,极是生动、逼真,仿佛一件微雕作品,你甚至可以看出他的头脸和须发,栩栩如生地盘坐着,那层薄膜则成了他的道袍,一付仙风道骨的样子。那就是传说中的法海了,但我更感觉它有点像是爱因斯坦穿上了中国的道袍。小时候大人总要在吃蟹时提醒:“蟹和尚不能吃的。”想来那正是蟹的消化器官了。
        吃螃蟹时还需人多一些,太冷清便易失了趣味,于是,“五六成群,攒坐共食”,总还要连带出一些传说故事来,一路从巴解说到法海,嬉笑间一只只螃蟹便就入了口里、进了肚里,“右手持酒杯,左手持蟹螯,拍浮酒船中,便足了一生矣”,噫!这又该是怎样的神仙日子呢?
        “蟹螯即金液,糟丘是蓬莱。且须饮美酒,乘月醉高台”,在太白的诗里,这秋的极致,于亦逍亦遥间便全融进了蟹的膏黄凝脂里。
        西风紧后,看落叶随风轻舞,听枯草临窗细语,品蟹香酣畅淋漓,这时,秋,带着伊的极致,总是一溜烟即过,于是,叹良辰苦短,因了蟹,更甚!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