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城的博客

阅兰室

 
 
 

日志

 
 

我们远去的家园(兰狐原创)  

2012-06-15 17:25:08|  分类: 姑苏夜话(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道什么时候,梅子把《我们远去的家园》里的一首“溪行桃花源”收进了笑网新浪博客的音乐里。我相信,我们的每一个选择都不是没有来由的,当我们说着遗忘时,我们的潜意识却在强行记忆着。如果说,桃花源是我们远去的家园,那笑网不同样如此么?

当梅子说,姐,写一篇卷首吧。

我没有片刻的迟疑,一口就答应了: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写点什么的理由。

掐指算来,蓦然惊觉,原来笑网离我们远去已有368天,我却仍只感觉还在昨天。

当2010年12月31日笑言将运行了12年的网站永久关闭时,我选择了沉默,写不出片言只语。很多时候,语言可以是思想的载体,却未必载得动情感。

看到了太多的笑言文友的纪念文章,最要一提的是年纪最长也最擅长旧体诗词创作的周开岳老爷子的这首《一半儿》,它恰如其分地道出了当时每个笑网人的写照(又:在周老爷子带领下初试新词的情趣让我至今仍然回味呢):

天涯觅友亦寻常,
  文字之交淡若汤,
  散伙今朝回故乡,
  好彷徨,
  一半儿哀愁一半儿想。

而最感动我的还是梅子写在博客的心语:“我用这种方式代替了漫无目的的寻找,希望您听到我的呼唤,回复一句:我在呵,一直在呵。” 

也许,笑网的意义已不仅仅只是一个文学网站,我想,让我们“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的正是笑网这种难得的自在,在这里,你可以随兴发表或即兴发言,相知的人自会和你遥相呼应,你也可以选择默默欣赏,不露脸并不代表无人感知你的存在。因为在这里,神交已是一种常态。

也曾去过一些大型的文学网站,但是没有一个网站能让人如此留恋,不管是网站的编辑,还是作者和读者,人与人之间似乎总隔着一层纱夹着一层膜,然在笑网,每个未必相识的人却不约而同地视其为共同的家园——我不敢说,这是人间的最后一片净土,但它一定是一座“兄弟播四海,笑言满天涯”(注:摘自留白诗《古风一首·送别笑言天涯网站》)的精神家园。

且不说,从这座美妙的家园里走出了多少颇有建树的作者,比如李家淳、钟雨、……,恕我不再罗列更多的名字,我只想说,这只是一个虚拟的世界,却让每个人都投注了至真至纯的情感。而尤其让人欣慰的是,一些文友的交流由虚拟转而到现实。单只说我,第一位会面的笑友是来自加拿大的编辑绿草,那一年,我们同游天平共赏红枫;心悦是我见过两次的笑网创建人和早期编辑,西塘和乌镇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而就在那个春意荡漾的五月,我们的老大笑言和编辑钟雨,又与我相约在了充满传奇的黄山,至今我仍欠钟雨一个有关“花”字的别号呢(注:钟雨爱花成痴);还有邀我同游江西龙虎山的来自加拿大的雨人、以及特意在学习间隙抽空赶来苏州与我碰面畅叙的现今已是著名情感专家的陶思璇;而走上了百家讲坛的留白,我则有幸在苏州的慈济静思堂里与之相见……

笑网,仿若一棵生机勃勃的大树,不论其枝节有多错综复杂,它们都因为一个共同的根系而紧密相通相连。也因此,就在网站关闭后,曾经的网站编辑梅子以一个博客和一个QQ群便将众笑友重新凝聚。

音乐回旋流淌,仿佛一滴清露将岁月这叠宣纸晕湿,层层粘连,就在这般的缠绵里,我轻敲键盘,打下这些文字以资纪念,我相信,远去的家园会因为有这么多热爱它的人而永存。在此,我们要特别感谢为2011年天涯风网刊设计封面的耿耕,还有为每一期期刊辛勤操劳的梅子,以及每一位为笑言天涯热情付出的文友。我想,不需要我再列出更多的名字,每一个名字或笑网符号,它们都已熟稔在各自的心底。

倾城写于2012年元月3日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